如何看待天氣對農產品市場影響

640.webp (5).jpg


今年小麥收割期間,連綿的降雨給小麥的產量和質量都造成了較為嚴重的影響。媒體也對麥收期間的天氣予以極大的關注,期貨市場也在炒作。


天氣是影響農產品價格的重要因素,天氣對農產品價格的影響往往是短期的,不會改變長期的趨勢。為什么呢?因為真實的農業絕大部分本來就不是在溫室中生產的,特別是小麥、稻谷、玉米等主糧作物,其生產完全是在自然氣候下進行。而自然天氣本來就是變幻無常的。麥收期間降雨放在幾年幾十年乃至幾百年上千年的時間段看,是很平常的事情。誰說麥收期間不能降雨呢?全國小麥產區由南到北,從開鐮到收鐮,時間跨度長達一個月,即使是六大產區,收割期也要20天左右,期間正好是多雨季節,如果這20天個把月不降雨或者少降雨,反而是不正常現象。從報道來看,今年麥收期間降雨確實偏多,但是也并不罕見。2013年的時候,就因為麥收期間的強降雨導致不完善粒明顯增多,國家還為此專門發文要將不完善粒20%以內的等內小麥列入最低收購價收購范圍,可見當時情況的嚴重。當時期貨上短暫也炒作了一把,但是很快小麥價格又恢復了平靜,并沒有因為天氣原因一直漲上去。


還有一個例子。2012年七八月份,美國遭遇“世紀大旱”,玉米受災嚴重,玉米期貨價格短期內也迅速暴漲,但是即使是這種百年一遇的災難氣候,也并沒有使得玉米價格在高位維持太久,經歷短短個把月的暴漲后,玉米價格便再次下滑,此后持續兩年下跌,跌幅超過60%。


因此,在分析天氣因素時,一定要有歷史的視覺,不要被當下的所謂惡劣天氣嚇破膽,從而給予過分的關注,乃至從供求上做出誤判。


天氣為什么難以改變農產品價格的長期走勢呢?這是因為天氣幾乎永遠是局部的,而不是全局的。所謂的風調雨順,所謂的百年一遇,往往都是局部的。地球那么大,北半球的人時值酷暑,南半球的人則經歷寒冬。某地暴雨如注,某地則是風和日麗。


2012年美國世紀大旱的時候,中國北京卻是世紀暴雨。美國因大旱而導致糧食減產,中國這邊則是風調雨順,夏糧迎來九連增。美國玉米當年因大旱減產4000萬噸,減產幅度13%,但是全球玉米僅減產1600萬噸,減產幅度1.95%。美國玉米因大旱大幅減產的同時,全球包括中國在內的其他地區的玉米卻因氣候條件良好實現了2400萬噸的增產。以地球之大,就單一糧食品種而言,全球所有種植區同時遭受自然災害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,或者說幾乎不存在。想一想,如果世界玉米生產不是集中在美國(美國玉米產量占全球三成),而是比較均勻地分布,那么美國的大旱對全球玉米總產一點影響都沒有,因為在美國遭受惡劣天氣條件的同時,其他玉米產區則是風調雨順,完全可以彌補美國的損失。退一步來說,即使小概率事件發生了,即某個糧食品種的全球所有種植區都遭受了惡劣的自然天氣,但是其他糧食品種仍然有可能因生長季節的錯開,產量獲得增長。全球糧食總產仍然有望保持穩定。實際上,FAO的統計數據表明,全球糧食總產(包括谷物、豆類、薯類)年度間波動是很小的,2000年以來年度間減產幅度最大不超過3%。這樣的話,農產品之間的消費性替代,仍然會使得減產品種價格不會漲得太高,其價格水平仍然受制于整體的農產品供求格局。農產品之間的強替代性可從近年中國因玉米配額限制導致高粱、大麥大量進口的事實得到驗證。


中國是一個幅員遼闊、橫跨多個維度、氣候非常多樣性的一個國家,糧食的生產從最北到最南都有種植,這實際上就是我們國家糧食安全上了一個保險。我們不大可能出現全局性的因為天氣因素導致的糧食總產大減產,而只可能是人為的減產。所謂人為的減產,就是生產者減少投入,而這與政策直接相關。過去十二年災害天氣不少吧,但是我們實現了糧食總產“十二連增”,增產的關鍵因素就是政策了,而不可能是連續十二年的風調雨順。當然,前面也說了,以中國之大,是沒有全面的風調雨順的說法的,有的只可能是局部的,個別品種的。


來源:華南糧網


分分快三-极速分分快三